全网整合营销服务商

电脑端+手机端+微信端=数据同步管理

免费咨询热线:

洛阳一残疾人创办寻亲网站 专为无名逝者寻亲

2021年1月30日,河南洛阳身体残疾的张大勇录入了最新一条无名逝者信息,这是他当天在该网站上录入的第13条。张大勇的网站是全国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民办的无名逝者寻亲网站。 “让生者慰藉,让逝者安息。”是张大勇创办网 […]

2021年1月30日,河南洛阳身体残疾的张大勇录入了最新一条无名逝者信息,这是他当天在该网站上录入的第13条。张大勇的网站是全国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民办的无名逝者寻亲网站。

“让生者慰藉,让逝者安息。”是张大勇创办网站的初衷。

2012年8月15日上线至2021年1月30日,网站上现登记3426条无名尸信息,记录着来自全国各地寻找亲友的185条留言。点开这个网站的人,有的明确知道要找的对方已经意外离世,有的则抱着一丝希望,“贴下”寻人启事。

对于寻亲家庭而言,无名尸不会说话,寻亲工作比寻找活着的人更加困难。而作为一名强直性脊柱炎患者,对网站创办者张大勇来说,从寻人到“寻尸”,帮人寻亲已成为他半生的工作和坚持。

洛阳一残疾人创办寻亲网站 专为无名逝者寻亲

弟弟走失半天的经历 让他想办一个寻亲网站

张大勇今年55岁了,和80岁的母亲一起住在河南省洛阳市九都东路街边华林新村一栋楼房五层的居所内。1980年的时候他上高二,因为关节炎引发的疾病被迫休学,关键词排名优化,几次入院却越治越重,不得已回到家里边治疗边恢复。40年的时间里,他被限制在这间四壁有些泛黄的小房间中央,一张和他一米八五的身高几乎一样长的单人铁床上,整个身体只有双臂可以自主活动,出门次数不到十次。

做无名逝者数据库之前,张大勇最开始做的是寻人网站,帮助那些老人孩子离家出走或是意外走失的家庭找回亲人。网站上线那天是2001年1月2日,张大勇记得很清楚,这在当时也是全国首个。那时“无名尸”还只是这个网站上的一个分栏。

寻人网站做成后,张大勇发现自己身边突然聚集起一大批寻亲家庭,现在再来看那时自己做的一切工作,张大勇的感受是“在这之前根本一点都不知道的一个历史的伤疤被揭开了 ”,好像个人与时代的命运在他的身上无意间交织在了一起。

弟弟张小勇曾经丢过。

小学的时候为了陪父亲去郑州看病,一家人曾一起去过郑州,张大勇不小心把弟弟弄丢了半天。他记得,当时为了找弟弟,“家里人个个都急得不得了”,母亲因为上火嘴上起了泡,声音也哑了。

幸好弟弟找到了。正是因为这段经历的存在,后来张大勇提出要办寻亲网站时,获得了全家的一致支持。

因病卧床之前,未来在张大勇眼中是一片光明的。他在洛阳的重点中学读书,还是班长,家里祖辈都是教师,看上去“一条腿都已经迈进大学校门了”,那时他的梦想是成为科研人员。疾病让他停下来重新思考自己要做什么。

最开始的一段时间他还能行动,在报社做过一段时间的通讯员,经常去报社搜集资料。后来病情加重,他躺在床上不能动,“浑身痛得好像用锤子在捶打神经似的”。生理上的痛苦使得他甚至想放弃生命,搜集工作不得不中止。

自己没办法出门,为了治病,家里又难以承受买书订报这样的开支,母亲便通过收废品的方式从各个学校买那些已经读完的书和报纸,拿回家给他看。

这个过程中,张大勇发现,报纸上还刊登着很多寻人启事和寻人报道,“有的孩子甚至穿个背心、拖鞋就离家出走了”。

好奇之余,他把这些都剪下来,做成了三本寻人相册,又整理了半米厚的一摞资料。“我当时想的就是把这些报纸,还有相册,在学校作为第二课堂展出,教育学生千万不要离家出走。”通过弟弟的联系,网站推广,张大勇取得了近十所小学和中学的同意。

1998年夏天,他看到了新华社的一篇报道,关键词排名优化,介绍全美失踪儿童中心建了美国第一个寻人网站,帮助失亲家庭寻找亲人。这个消息给他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思路,“我当时想的是搞展览,没想到美国是建一个网站直接面向全国了,这个太好了,所以我那时候就想过了,我要建中国第一个寻人网站。”

从寻亲到“寻尸” 一直想为他人做点什么

想法有了,但离落地差的不是一点半点。90年代的中国,电脑还是绝对的稀罕玩意,一台286电脑卖到3万多,懂电脑技术的人也没有多少,想建一个网站更是难上加难。弟弟张小勇下岗再就业成为了机会。

“不如学电脑吧”,跟弟弟沟通之后,做网站的工作就由弟弟接手。因为家里没有钱买电脑或是教材,弟弟只能一边在书店蹭书学技术,咨询在高校开课的老师,另一边在网吧包夜实践。经过一年多的学习,2001年,张小勇在网吧中熬了几夜,做出了哥哥想要的寻人网站。

帮人寻亲后,张大勇发现,因为历史原因,南方一些曾经地区出现不少弃婴,现在那些弃婴已经四五十岁了,找到亲生父母是他们一直的愿望。

您的项目需求

*请认真填写需求信息,我们会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